穷山沟里的母女恋第1一4章全文完   乱伦小说 

 第一章入赘小山村
1979年的春天,新年的正月十五,我带着仅有的一只皮箱,远「嫁」到
了陕南的一个偏辟的小山村——枫叶村,这个可能在中国地图上找都找不到的小
山村座落在陕南南部的大山里,村里唯一的一条出山的路就是一条仅有一米多宽
的土路,大山里风景迷人,片山草木,倒也形成了独有的山村秀美的气息。然而
这一切至少在现在对我来说是挺有吸引力了,至于未来呢?我不敢想像,因为这
我即将在这个小山村里渡过馀生。
我出生陕北某县城的一小家庭,上面还有一个哥哥,母亲在生我时不幸难产
去世了,是父亲靠着做点零活一手把我和哥哥带大的,哥哥大我八岁,由于家庭
贫困所以哥哥在小学还沒有读完之后就出去打零工了,那年他才十七岁,而哥哥
也很清楚的知道这样一个贫困的家庭是不可能供得上两个孩子读书的,所以依然
放弃了学业外出做工了,其实我和哥哥的学习成绩在学校都是数一数二的,但那
又能怎么样呢,现实就是这样惨酷的,我记得在送哥哥外出的那一天,哥哥深情
的对我说:「山娃子(我叫刘小山,大家都叫我山娃子),以后可要好好读书啊,
有空多帮爸爸做活,家里以后就指望着你把书读出来好出人头地了,你也不要有
什么思想负担,学费我会按时寄给你的……」这就是哥哥在临走前给我说的话,
我也暗暗的发誓一定要好好读书。
在此后的岁月里我更加珍惜这些来之不易有机会。同时也在课馀时间帮爸爸
做点事,而我的付出也得到应有的回报,从小学到初中我的学习成绩一直都是数
一数二的,在我初一的那一年,哥哥也经人介绍和临村的一个女孩子结婚了,有
了自己的家。就在他们结婚后的第二年他们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了,而我也很清楚
这个家现在也越来越吃紧了,哥哥有了自己的家有了自己的孩子也要养,嫂子本
身就是一尖酸刻薄的女人,哥哥一向对她除了忍让之外更多的只有叹气的份,结
婚后的哥哥和嫂子另外单独盖了一间房子单独过了,而这个家就只剩下父亲和我
了,也好不容易把初二给傲过去了,初三下半期时,由于父亲仅靠做零活积贊下
的一点钱跟本就不够学费,而哥哥做工的那点工资除了给小孩买奶粉都吃紧,所
以我当时特別的内疚也特別的失望,我想放弃但又不甘心,于是在暑期间我跟父
亲和哥哥商量着出去找点事做。最后他们俩都傲不过我的劝解就同意了。
如果有人对我说上天有好生之德之类的话,我一会骂他狗屁。就在我外出打
找活幹的第二个月,有一天我接到了哥哥的电话,电话里他声色勿勿的跟我说父
亲出事了让我赶紧回来。于是我又不得不辞掉难得的工作机会风尘僕僕的赶了回
了,谁知这也是我最后一次见父亲的一面了。原来就在我外出打工的第十几天后,
父亲也是到处找活过,后在临村的一个建筑工地上帮工,就在十几天前因为父亲
心里一直都惦记着在外的我沒有休息好,不甚从三楼的扶手架上掉了下来,因伤
世过重所以在医院收治了一个星期后医院也发了病危通知书,而父亲在临终前还
不断的叫着我的名字,于是哥哥便给我打了电话,而当我风尘僕僕的赶回来时已
是父亲弥留之际了,当我出现在他的病床前时他用他那无力的手企图扶摸着我的
脸却无能为力,我只好将他的手轻轻的擡起放在我的脸上,而他那无力而苍桑的
眼神看了看了看哥,然后又看了看我,最后流出了泪水,便撒手西归了。
处理完父亲的后事,当我一个人孤零零的走到自己的房子时,显得冷冷清清
的。当天深夜我一个人坐在了床上一点睡意也沒有,我把自己全身都投入了黑暗
的深夜了。我不时的想起了以前的种种,也想起了现在的凄凉,最后埋头大哭了
一场,就在这样一个孤零零的黑夜里,将我这么多年的辛酸都哭了出来。
第二天一大早哥哥便来了,看了看我有些红肿的眼睛,只是轻轻的叹了一气,
然后掏出了一沓零散的钱给我说是父亲做工和別人补尝的钱,叫我收好,同时也
快要开心了,怎么说也要把这一期学业读完啊。说完便拍了拍我的肩头就走了。
哥哥走后我看了看手里那一沓皱巴巴的钱,鼻子一酸再度痛哭了一场。然后
就开发始准备新学期开学的东西和收拾这个凋零的家。初三的一学期很容易的就
过去了,而我也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省重点高中,而此刻的我也意味着我
的读书生涯就此结束了。因为那一刻我才知道那天哥哥给我的那沓钱除了是父亲
打零工集贊的一点之外,还有哥哥省吃俭用偷偷贊下来的一点,然后就以是父亲
的名义给我上学用的了,后来不知道怎么给嫂子知道了,虽然沒有大吵大鬧一翻,
但是发了一大堆的牢骚。
毕业后的刚开始的那一段时间我无所事事,于是便跟哥哥和嫂子在临近县城
打找活幹,这样一做就是一年多了,那年我才二十岁。我的双十年华就是这样中
虚度过来的。
因为我在这个家必竟算是累赘,后来由于嫂子经常发些小牢骚,我时常独自
把自己关在自己的小房间里不去听她的。直到有一天,家里来了几个客人,两男
三女,其中两个男的大约四十多岁,而三个女其中有两个也差不多三十多快四十
左右吧,只一个人女孩子大概也就一二十来岁左右,那天嫂子仅然破天荒的叫我
陪一下客人,这些客人我一个个都很面生。因为如果是嫂子娘家的亲戚的话我多
少还有些映射,而这些人我一个都不认识,但既然嫂子叫我陪一下我想也沒想就
答应了。说是叫我陪客,而我也顶多只是倒倒茶水,递递烟什么的,大多数的时
间都是听众,只是偶尔他们和我说起来我就回答几句。其中那个小女孩和我说的
最多,我想大概是年龄差不多都是年轻人吧,也比较聊得开,所以我也沒有去想
太多,在聊天中我得知她叫小琴,今年也十九。至于我们聊的大多都是一些无关
痛痒的一些无聊的话题。而其他们几个年纪大的见我们也聊得来也就不管我们任
我们俩小的在一边聊着。所幸他们吃完一顿饭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那些人都是哥哥和嫂子一起在一起做事的认识的朋友,那
天来是嫂子托他们给我找对像的,当然了其实也就是想把我一脚踢开。而陪客只
不过就是相当于见见面吧,至于物件就是那个小琴。
就这样,在哥哥和嫂子的这个家庭里我作为一个多馀的人成了一个累赘般的
在她们的巧秒凑合下我远「嫁」到了陕南的这个小山村里,而仅有的「嫁妆」就
是我的这只皮箱,里面全是我喜欢看的书的哥哥给我买的做为结婚的一套衣服。
枫叶村,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叫这么一个村名,但我却被这里的秀丽山水给吸
引了。小村庄不过十几二十来户人家。小琴的家位于枫叶村的最南端,是一个典
型的农家小院,小院里是一排土房子。小琴共有姐妹三个,上面还有一个母亲,
父亲在她们很小时就生病世了,所以整个家里沒有一个男丁,至于我的到来给这
样一个家着实来一缐的生机。
结婚的当天,全村的男女老少都来了,因为他(她)们也想看一下我这个新
朗官,必竟像这样一个贫困的小山村能入赘过来的还是第一个,而大多数年轻有
本事一点的女孩子或男孩子多数会选择嫁到外地去。而我是第一个入赘过来的男
人,而且是这样一个只有女人的家里的男人。婚礼完全是按当地的习俗办的,好
不容易都结束了一系列繁琐的仪式,我也累得头晕眼花的了,其实最主要的还是
刚到这个地方还有点水土不服。
各种仪式和酒宴在傍晚时分总算是全部完搞完了,而我也拖着疲惫的身子走
进了熟于自己的新房倒头就睡,在我进来的时候我就跟小琴说了我不太舒服,晚
饭就不吃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只觉得有人在推我,我睁开了双眼,原来是小
琴坐在床头叫我。
「你也累了一天了,起来吃点东西吧,这是妈妈做的一碗鸡蛋面,快趁热吃
了吧」我这时才看到小琴手里还拿着一个碗。说句实在话经过休息了一下我还真
有点饿了。我立即起身坐在床头接过小琴递过来的碗吃了起来,而小琴也一直坐
在我傍边。
好不容易将这一碗给吃完了,然后小琴便接过我的碗送出去了。到此时我才
仔细打量起了这间熟于我的新房,我后半辈子生活的房间了,房子不大,但还算
宽敞。床的对面是一个木式的梳?檯,傢俱也挺简单。不过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
了。
正打量间,小琴进来了,她走到床前,坐在我旁边,拉着我的手看着我说:
「山哥,对不起,真是委屈你了,我知道你的心情很委屈」。
「沒事,这里山清水秀的,我挺喜欢这里的」我扭过头看着小琴说道。此时
此刻我才收起心神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即将跟自己度过馀生的女人来。这一看才
发现今天的小琴经过打扮还真算得上是一个美女,虽不说貌如天仙但也是千里挑
一的了。她盘着一个简单的髮髻,前额的头髮顺出一点斜刘海,脸上露着浅浅的
微笑,穿着粉红色的外衣,丰满的胸部将衣服撑地胀鼓鼓的,修长的美腿穿着黑
色长裤,脚上穿着一双黑色布鞋。迷人的少女气息和出众的知性气质,让我一时
之间看着了迷,而小琴也在看着,顿时粉脸一红。她那样子更加使我入迷了,也
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轻轻的把他往我怀里一拉她便靠在我怀里了。
我低下头吻向了她的樱唇,当我的嘴唇一碰到她的嘴唇时只觉得她的身子一
震,对于两个懵懵懂懂的年轻人来说很清楚的知道结下来会发生点什么事,尽管
这些事都是他们第一次经歷,但人类原始的本能是知道怎么做的。我轻轻的吻着
她的樱唇,她也回应着我的轻吻,同时我的另一只手也攀上了她胸前的圣女峰。
小琴的胸部很丰满,尽管是隔着衣服的扶摩,但也是弹性十足。在我的扶摩
和轻吻之下,小琴的唿吸也慢慢的变得急促起来。当我想把手再进一步深入时,
只见小琴一下子把我的手按住,红着脸娇喘着轻声说道:「我们到床上去吧……
…」
「嗯」,我轻轻的答到。然后松开了侵犯她的手,她也脱掉鞋子,然后便躺
在床上,而我脱掉上衣后和外裤之后只穿着一条裤衩上了床了。小琴见我上床,
自觉的往床里面挪了挪,以便给我留下舒适的空间。我再一次轻轻的躺在小琴的
身边伸过头去吻着她的脸,她的耳坠,她的樱唇,同时另一只手也沒有放过她胸
前丰满弹性十足的双峰。我们相互吻了一会儿,两个人的唿吸也都变得急促起来
了,而身上的衣务也不知不觉的「离家出走」了。
她的裸体白白嫩嫩的,尤如冰肌玉骨,胸前36C的双峰圆圆挺挺的,乳头
殷红,小腹下一挫黑亮捲曲的绒毛非常漂亮,将她的双腿分开,那里的部位非常
的突出,两个红肉片微开一条逢,已经有流出了透明的液体。下面菊花小小的紧
紧的,颜色浅淡,更是清纯极了。从整体上看她的俏脸不是一流的,但她的各个
部位也非常的协调,找不到一点不好看的地方。
小琴在动情之际,感到全身冰凉,她睁开眼睛来,看到自己已经全身光熘熘
的,不由大羞,农村少女独有的矜持使得她忙用双手捣住关键部位,只是她哪里
捂得住呢?反而这个动作无疑的使她更诱人,更可爱了。此时的我实在是忍不住
了,就夸道:「小琴,你真美……」意乱情迷的她只是在鼻子里回应了一声「嗯」,
而我说着话,我再一次向着她的玉体扑去。我俯下身去一口便叼住一粒乳头,津
津有味的舔着、吸着、轻咬着。另一只手也在她的胸脯上抚摸着。我的手和嘴不
停的玩弄着,而小琴显然也很激动了,此时我将一只手向下伸去,在她的下做抚
摸着那粒小豆豆,又是捏又是转的,弄得小琴全身抖动,忍不住轻声叫道:「別
动那里了,好痛、好痒啊……」我的手顺势一移,移到了逢外,那里已经洪水泛
漤了。我趴在小琴的腿间,那早已凶巴巴的肉棒向她那湿润的部位顶去。只觉得
小琴轻轻的扭了扭腰叫道:「疼,好疼,轻……轻一点好吗………」
「很快就好,我会小心的………」我边握着棒子对准花瓣刺去。昔着淫水的
帮忙,前面倒是一下子就进去了少许,终于遇到了一层阻碍。凭直觉也知道那是
处女才会有的玩意儿,顿时心里非常的开心,而小琴此时也深锁着眉头,我知道
她肯定很痛,于是我也不急着往里进了,伸过嘴去亲着她的嘴唇,两手去摸着那
丰满的奶子。我一边吮着她的香舌,一边在两只奶子上为所欲为。
很快,小琴深锁的眉头也慢慢的放开了,伴随着阵阵的呻吟和娇喘。我把握
着这个机会,屁股向下一沈,在那一瞬间,小琴那坚守了二十年的处女贞操宣告
失守了。只见小琴却疼着眼泪都快流下来了,而我的棒子也直捣黄龙,深入花心
的深处,我知道她一定很痛很痛,所以进去之后我并沒有马上动弹,任然是一边
吻着她香舌,一边扶摸着她的乳房,就在我手口并用的一会儿之后,小琴轻声的
在我耳边说道:「好了,你可以慢慢的动了」。
于是我慢慢的抽动起来,每抽动一下,小琴就哼一下。老实说我的的棒子在
中国人里不算很长,但也是中上。那粗长的傢伙在小琴狭窄的腔道里慢慢的运动
着,开始时令小琴有点不适应,还好,沒过多久小琴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那种涨满感,那种磨擦感,还有那棒子带来的震撼感,都令她全身大爽。
我先是短抽短插,很快适应了腔道的紧促,然后慢慢的加大了力度抽插,就
这样随着的抽插的速度加快,而小琴也直哼哼,娇喘不止,我知道小琴现在也已
慢适应了。于是也沒再有什么顾虑了,便开足马力如狼似虎的幹起来了。就这样
爬着幹了一会儿,我将小琴的玉腿扛在肩上,自己採用跪式,清清楚楚的看见二
人下面的结合,一根粗长的东西在粉红色的小穴里进出着,发威着,那淫水把里
面弄湿光光的一片。
由于两人都是第一次,再加上小琴刚刚破身,小穴很敏感,沒幹了我久,她
就来了高潮了。我本想休息一下再来,但小琴知道我还沒有射,于是将我搂得紧
紧的,不让我的棒子离开她的小穴,稍微停顿了一会儿我便又趴在小琴的裸体上
疾风骤雨的幹着,每一下都刺到小琴的深处。令我们都很销魂。终于在幹了百多
下,我也达到了高潮,那股磙烫的热流像箭一样急射而出。而小琴也本能的挺着
下身,感受着男人最后的激情。
我趴在小琴的身上,而小琴也在我射出的那一刹那紧紧的抱着我,就这样我
们两赤身裸体的抱在一起。由于激情的疲劳之后,我们就这样光着身子抱在一起
睡着了,甚至连下身和床上的污物都沒有来得及清理。
当凌晨的阳光从窗户照进房间的时候,我从睡梦中醒来,发现小琴还躺在我
的臂弯里睡着了,我拔了拔散乱的散佈在小琴脸上的髮丝,因高潮过后小琴脸上
更显红韵了,就像一个红透的苹果一样分外诱人,此刻她赤裸的身体是那么的光
洁无瑕,我还沒有完全退出来的下体,仍然能够感受到里面的温暖,看着怀里的
玉人熟睡的模样,也不知道是玉体的诱惑还是早晨的晨勃,我感觉我的下体不仅
又有了擡头的姿势了。
而此时的小琴也醒来了。当她擡起头看见我正默默的看着她的脸时,她羞涩
的将头埋我怀里「对不起,我……我起得晚了,让你见笑了,我这就起床去给你
打洗涮的水」,说完正欲起身,我一把把她按下去「沒事儿,我好喜欢看着你这
样安详的睡觉的样子,好像一个睡美人一样」,而小琴脸一红,一个农村小媳妇
的本性使得她知道此刻要起床给家人安顿早餐和伺候丈夫洗涮了。于是她娇羞的
说道:「也该起床了,不然一会儿妈妈和妹妹们要笑话我们了,而且现在也不早
了,今天还有很多事呢?」
于是我便放开了按住她的手,而她也起身了,谁知当她一坐起来,便脸色一
紧「嗯」了一声,原来我的棒子还在她的小穴里沒的拔出来呢,由于早晨晨勃的
现象,现在早已硬挺挺的插在她的小穴里呢?刚才还在说着情话的时候两人都沒
有注意这些,现在她一起身,哪里还不疼呢?于是我慢慢的抽出下体,当我的老
二脱离她的小穴时她又再一次发出了「嗯,啊」的一声,我一把扶着她「对不起,
昨晚弄痛你了……」
「沒事儿,现在已经不怎反痛了,我先去清理一下,一会儿就来」她娇羞的
答道说完便硬撑着不适起床了,她起床后我躺了一会看天不早了便也准备起身,
这时我才发现洁白的床单上落红片片,仿佛一朵朵盛开的桃花一样鲜艳这让我不
仅想起了昨夜的激情。让我充满了幸福感。
正打量间小琴已经端了一盆水进来了,她今天依旧穿了一件粉红色的休闲外
套,一条黑色的休闲长裤,可能农村的女人一般都穿着保守吧。想到这儿于是我
便起身洗涮了,她见我已经起来了,便放下水走到床前来整理被褥,当她也看到
洁白的床单上的落红时,满脸的娇羞,很快我的洗涮便完成了,看到她在整理床
单时,我慢慢的走到她背后,伸手将她拦腰搂着,说句实在话,她的腰很柔软,
我将头靠在她的背上感受着她的身体上散发出的女人的气息。
「下面还疼吗?」我轻轻的问道。
「现在要好多了,已经沒那么疼了」她温柔的回应着。
按照这个村里的习俗,新婚议式有三天,第一天就是亲朋友好友一起来庆贺,
第二天是新人及家人全体在祠堂祭祖,在祠常祭祖之后,在村里最有名望的族长
就会将新加入的人员的名字及生辰八字添加到族谱里面,像我是入赘到这里的,
所以经过这样一个议式之后我就正式的成为了这个族谱里的人了。
祭祖完成后我们还将在家里祭祀歷代的祖宗以祈求他们的保佑,主要是先将
供品摆在门堂(农村的房子一般就是一进大门又一块很大的空间,想当于客厅)
正中央上面一点,然后在下面另摆一桌,全家人都按照长幼有序的围在桌子
上,待都坐好后将由家里的长者去烧纸钱及上香,这期间新入的人员要跪在供桌
下面以祈求祖上的保佑。烧完纸钱之后就是新入人员在长者的带领之下上香。当
然这个家里长者自然是由岳母来完成,本来按照村里的议式这一步只能由家里的
男主人来完成的,因为这样就是意味着男人是这个家里的顶樑柱及崇高的威望了,
但现在岳父英年早逝,所以只能岳母代替了。
这一些都完成之后就是全家人一起围在下张桌子上待供香烧完了在一起吃饭。
按照长幼有顺的顺序,岳母坐在首位正中间,我坐在左边第一位,而小琴坐
在右边第一位,因为这是应了左主男右主女的说法,然后左边的次位是小琴的二
妹小丹,右边次位是小琴的三妹小英,这样的坐法就是从大到小从长到幼的顺序,
我们就这样坐在桌子的四周,静待着供香的燃烧,这期间我不仅打量着一家人。
岳母大约四十来岁,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女人,由于长年劳作及风霜日晒的结
果导致面部皮肤也略显粗糙,但也不失色泽,更为可观的是胸前两颗硕大的乳球
将衣服高高的顶起,还有些下垂的感觉,尽管只是隔着衣服观察,但丝豪不掩饰
她的硕大,腰围有些缀肉,但不是很名显,由于是坐姿所以看不到她的屁股,不
过根据之前的目测一定很丰满,该死我这是往哪儿看去了。
再看看坐在我左手边的小姨子,一个典型的农村小姑娘,沒有城里的小姑娘
那么的刻意的打扮,整个一个自然的美,她今十六了,正是亭亭玉立的花季少女,
她俏丽娇艳的面容丝豪不输给一个城里的姑娘,清澈灵动的大眼睛,精緻小巧的
小嘴,白皙细滑的香腮和似嗔非嗔的颦笑确实称得上国色天香,在小琴这姐妹三
中可能就是这个小姨子最漂亮了。
再看看坐在老婆的右手边的三妹,今年十四岁正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盡
管她才十四岁但已经发育得不错,凹凸有致,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
繁星,不知她想到了什么,对着自己兴奋的一笑,也许是对我这个新加入的姐夫
感到好奇吧。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仿佛那灵韵也溢了出来。一颦一笑之间,
让人不得不惊叹于她清雅灵秀的光芒。细緻乌黑的头髮,小小的红唇与皮肤的白
色,更显分明,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佈在脸颊两侧,浅浅一笑,酒窝在脸颊若隐
若现,可爱如天仙。修长白皙的脖颈嫣红透白的煞是好看。她看起来非常的娇小
玲珑,如果站在旁边,简直就像是个儿童一样;但是胸前隐隐坟起的鸽乳造型优
美,颇有规模。
其实一柱香燃烧的时间并不长,正当我打量间只听岳母说:「可以了,现在
开始吃饭了」,我这才收回心神回到现实中来,午餐还算丰盛,五个人做了八菜
两汤,还有一壶酒,其实酒这个东西还是我跟着哥哥在外面打零工时学会喝的。
只见岳母端起一个小杯倒了一点酒举起来:「来,我们娘儿三敬山子一杯,
从今天开始他就是我们家正式的一员了,也是我们这个家的顶樑柱了」,这时只
见老婆和两个小姨子也端起了小杯,而我也拿起了一个杯子,只不过我的杯子比
她们的要大一点。
「妈,你太客气了,只是我初来乍到,很多东西都还不会,只怕以后会给你
们惹麻烦了,既然以后都是一家人,那么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以后如果有什么不
会的或做得不到位的就相互提醒一下」说完我立即端起酒杯先幹为敬了。其她人
见我已经喝了,便也举起杯子喝了。这时只见岳母满含深情的看着我。
「山子,我知道,你能入赘到我们这个穷山沟,入赘到我们家其实是很委屈
你了,是我们这个家前世不知道修来几世的福气呢,要知道,小琴她爸去世得早,
这一家就我们娘儿三个女人,有时候做起事都是非常费力,现在你来了,以后就
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男丁了,也是我们这个家里的顶樑柱,发后你得多受累了。」
说到此只见岳母的眼睛里似乎有些湿润了。这让我不仅想起自己的命运,也
让我想到了现实,同时也感受到了这个家的温暖和压力。
「妈,你不要这么说,小琴那么漂亮,我能娶到她也是我前世不知道烧了多
少高香才得到的呢,哪还能说什么委屈呢,要说委屈你们才受了最大的委屈呢,
我的家庭本身也和你们差不多,这样的生活我从小都体验过来的,以后我一定会
好好珍惜这个家的。」说到此时岳母的眼泪再说沒有忍住夺框而出,不过她还是
强忍着沒有哭出声来,而是强颜欢笑的说道:「好,好,好,好孩子,以后大家
都相互照。」岳母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可见她心里別提有多高兴了。这时我我回
头一看,两个小姨子还有老婆也都满眼湿润的看着我。
「今天是我们这个家喜庆的日子,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就不说两家话了,在
这个喜庆的日子里,让我们好好珍惜就行了,来,我再敬妈妈和两位妹妹一杯」,
为了打破这个僵局我再一次拿起酒杯一口幹了,而她们也似乎也知道我的想法,
于是一顿午餐就在欢乐中进行着了。
下午的安排,依然是上坟祭祖。当然一些搬运行头的工作自然是属于我了,
而我也自告奋勇的拿着一些重一点的东西,而老婆和两个小姨子也帮忙拿一些较
轻的东西。好在她们家上坟的方不远就在对面的一半山腰上,尽管如此我也累得
够呛的,但我不能表露出来,因为我是这个家唯一的男人。
议式总算是在太阳下山前完成了。我们便一路返回,返回时除了一些较轻的
的工具之外到也沒有什么可拿的,这倒让我松了一口气了。一回到家岳母让我好
好休息一下,然后就张罗着让老婆和两个小姨子去做晚餐,岳母便去打猪草喂猪
了,而我反倒閑下了,反正閑着也是閑着,不仅四周走走瞧瞧,这个家就是一个
小院子,一排土砖黑瓦的房子分成了四间房,从大门进来的方向正面看,最左则
的一间房是岳母住的(当然岳父不在了,只有她一个人住),第二间房是我和老
婆小琴的新房,相对其它几间也是最宽的一间了(后来我才知道是为了我和小琴
的婚事专门请人整修过的),紧挨着的两间房就是两个小姨子的闺房了。站在大
门方向的右手边靠围墙还修了一间不大的猪舍和一间厕所,厨房是在左手边和住
房成九十度角建立的。整院子还是挺宽敞的,其实有点像北京四合院式(其实我
也沒有去过北京,也沒有见过四合院,只是看过书上是这么写的)。
反正閑来无事,我看岳母在猪舍旁打猪草,就是将从山上挖回来的猪草放在
一块圆形的石头上挖成的一个圆槽里面,然后用榔头将猪草打碎,最后将这打碎
的猪草拌着喂猪的粗糠喂猪。我看老婆和两个小姨子在做饭,于是我便走过去帮
岳母打猪草,岳母一见我过来帮忙,连忙挥着说:「不用不用,你去歇着,我来
就行了。」
「沒事儿,妈,反正现在閑着也是閑着,再说了,这些事我们不都要学会去
做了吗」,我从岳母手里接过榔头我来打,以前因为我爸经常在外打零工所以我
家沒有喂过猪。由于是第一次做这些活,掌握不了节奏,一开始力用得有点大经
常把猪草打得溅出来了,搞得我经常要在岳母的提醒下一连纠正了几次才总算是
将这些猪草打完,而光溅到地面的都要占三分之二了。弄得我都脸红勃子粗的窘
到极点了……,岳母在一旁不断的安慰及处理着,丝豪沒有责备的意思,因为在
她看来,我现在只是一个学习的阶段,也或许………
好在不一会儿,老婆和两个小姨子也将晚饭做好了。由于一天的活动,大家
也都有点累了,不过好在大家都混熟了,晚餐间有说有笑的,最活跃的数三妹小
英了,年仅十四岁的她仿佛就是一个永远也说不完话的大姑娘似的,一会儿吵着
要我给她讲县城里的事,一会儿又吵着要我给她讲故事,完全就像一长不大的孩
子。席间尽管岳母也出言训斥过,但我还是不厌其烦的满足这个小姨子各种古怪
的要求。当然了也有小姨子们畅谈她们的所见所闻。就这样一个欢快的晚餐就在
开心与快乐中结束了,晚饭过后大家都坐在一起谈天说地,还不时的传出阵阵笑
声,俨然一个幸福快乐之家……
农村人一般都睡得比较早,大家坐在一直聊了一会儿,由于白天的劳累,因
此大家都洗洗去睡了,当我走进自己的房间时,小琴已经坐在床沿上等着我了,
我走了过去左手搂着她的腰,把她的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她满含深情的问道:
「今天累坏了吧」。
「不累,这点小活早已经习惯了」我边用着右手在她的背上慢慢的滑行着,
轻轻的,像是怕使劲使大把她弄破了般,小琴也感应到了,她也知道接下来会发
生什么,不过初为人妇的她还是沒有适应过来。
这时我用右手擡起她靠在我肩膀上的头,看着她深情的眼睛,有时候爱情会
使男女双方在某些事情方面心有灵犀,哪怕只是一个眼神,双方都会领悟到彼此
深情的爱。我低头吻向了她的红唇,同时右手也按上了她的胸脯,我轻轻的拱着
小琴的红唇,两只手有了下一步的行动。同时我的舌头由拱变为舔,我的舌头像
蛇一样舔着小琴敏感的红唇,一会儿上唇一会儿下唇的,舔得小琴心里直颤。
同时我搂着她腰的左手移向她的屁股,那又痒又舒服的感觉令小琴唿吸加快,
想要叫出来,这还不算,我的舌头舔来舔去,就伸向她嘴里,而她此刻也热情的
回应着我的舌头的闯入,舌头一进去,就跟小琴的香舌缠在一起,两条舌头缠在
一起仿佛两条龙在打架一样,发出低低的唧熘声,令我们都感觉很美。
同时我的左手像抓馒头一样盡情的抓着她的屁股,感受着那里的丰腴与饱满。
仅在一瞬间,我的手指又滑入神秘的臀沟,在那里,我的手指又抠又磨又探
着,害得小琴的屁股不停的扭来扭去,这又像是在配合着我的手指一无章法一样
地活动着,小琴的的鼻子再也忍不住享出声来。
我享受着这样的艳福,同时抚摸胸脯的右手一路向下,我的手伸来伸去,又
伸向了她的小穴,虽然隔着布料,但仍然使小琴啊的一声叫出声来了。小琴哼哼
唧唧,娇喘吁吁的,一张脸早已红得像天边的晚霞了,那样子比盛开的玫瑰更为
艳丽。我一边疯狂的吻着她的香唇,一边逗弄着她的臀沟,一边玩着她的花瓣。
使得小琴的身躯像地震一样震颤着,一刻也不得安宁,这就是男女之间的快
乐啊。
这时我收回了手将小琴横抱起来话在床上,小琴羞涩的闭上眼睛,一颗芳心
怦怦直跳得很历害。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小琴白嫩的肌肤,一张脸早已春情无
限了,像是非常期待着什么,而她美目闭合着,唿吸却能够听见。
我开始慢慢的脱着小琴的衣服。转眼间,小琴被我脱得一丝不挂,那雪白粉
嫩的身子飘着丝丝体香吸引着我的眼睛,刺激着我的每一根神经。隆起的丰满的
胸脯,粉红的乳头,纤细的腰肢,发亮的绒毛。这鲜明的女人的特徵令我几乎要
疯狂了。当小琴感觉我在看着她而她赤身裸体的呈现在一个男人面前时,她本能
的羞涩使她以手挡身,一只手挡住胸脯,一只手挡住下边,尽管她很清楚这个男
人是她的老公,是要和她共度一生的男人,尽管她知道她这样的举动是徒劳的,
但农村女人的羞涩和初为人妇的矜持,使她还是做出了本能的反应,然而她的这
个动作只能使她更有魅力,更能激起男人的佔有欲。
我以最快的速度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脱光后,我那棒子早已翘得老高了,圆
圆的龟头带着草莓一样的颜色,正向着小琴摇头晃脑呢,肉棒上的青筋一根根的
突出,像要迸开一样。我凑上前去,就站在床边两手抚摸着小琴的小腿。
哦,光光的,滑滑的,像瓷器一样,我的手慢慢的向上挪着,很快到了敏感
地带了,我的手指像梳子一样梳着她的绒毛,发现那上边不知何时已经有了几颗
露珠了。同时我的手伸到绒毛下边,向花瓣探去,这么直接的触摸更为刺激人了,
小琴娇躯颤慄着,娇身道:「不要啊,不要摸那里,好痒啊………」她的淫水像
小溪一样淌下来。
我抓住小琴的脚腕,将她的玉腿分开,往大腿的盡头看,但见肉逢湿润,肉
片鲜嫩,映着洁白的肌肤显得非常好看,而下边的菊花此时也一缩一缩的,像是
在唿唤着我来宠倖呢。
我吞了吞口水,我一手握着棒子,旋转着屁股,使肉棒不停的在她的小穴外
来回的磨擦着,不一会儿肉棒便变得湿漉漉的,水光光的,那那肉逢也变得一张
一合的,像是期盼着早点入门呢。我再也忍不住了,只用屁股使肉棒在小穴再扭
动几下便往里面顶去。
「啊……啊……啊……,好痛,轻一点,別把她撑坏了」,小琴双手握着,
皱着眉头说,而我也感觉前进不易,必竟是刚刚开发不久的姑娘啊,那里紧得像
一个小小的肉套子。于是我小幅度的动着,使龟头只在入洞处活动,过了一会儿,
不等小琴要求呢,我便自主的往里再进,这一下子将整个龟头手插入。小琴挺疼
的,但是为了不扫我的兴致,她还是忍了。我对她说:「长痛不如短痛,反正已
经有过一次了,昨晚还进去了,今天沒理由进不去啊,你要挺住呀,马上就好」,
说着话我将肉棒抽到穴口,然后腰一沈,直接捣了进去。
这一下子令小琴花容失色,仿佛一把刀子刺进去了,她的眼角都有些湿润,
她啊了两声,但终究沒有出声,我知道她是很坚强的,只是不想扫我的兴致。我
嘱咐道:「很快就好了」,说着话,我轻轻柔柔的动起来,努力拓展着空间,想
使小琴尽快的适应自己的肉棒,我顶到了小琴的花心,感觉特別的爽,每撞击一
下,小琴便「啊」的一声,这一声中喜悦占了主位,使我听了格外的悦耳。
当小穴能够适应我的肉棒的时候,我将小琴的两条玉腿扛在肩上,一下一下
的撞击着。大肉棒一抽一插之间使小穴的红肉翻入翻出的,十分好看。我不仅观
察着小琴的神情跟奶子,她的神情是越来越美了,是发自内心的美,她的奶子在
我的动作之下,一摆一摆的,分外迷人,使我真想好好的吃两口。
我看了都动心了,于是就让小琴的双腿夹在我的腰上,自己一边摸摸两只奶
子,一边幹着小穴,这样双管齐下,令小琴更为舒服。就这样幹了一会儿,我抽
出棒子整个人压在小琴的身上,这回是三路一起进攻,亲着她的嘴,两手摸着她
的奶子,同时下面的肉棒像打桩机般来回抽插着。小琴的嘴被堵,虽然喊不出来,
但鼻子是正常的,她甜美的哼着,也生硬的扭腰摆臀,令我们二人的结合更为紧
密,更加如意。最后在小琴第三次高潮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满意的射了进去,那
美妙的一刻,令我简直飘了起来。
风雨过后,我紧紧的搂着小琴。小琴喜悦我说道:「山子,你好强,弄得我
混身骨头都散了,这种事怎么会叫人那么舒服,真叫人留恋忘返啊」。
我轻轻的抚摸着小琴的后背和奶子,同时轻声的说道:「我也好喜欢这种事
啊,你让我真的感受了爱的美妙呢。」我们就这样侧卧着,小琴的玉腿还搭在我
的下身,而我的肉棒也还沒有完全的退出她的下体,我们就这样楼着。悠闲的谈
着天。经过了一夜,两人的的关系更加亲密了。我们聊了很多,有聊她的过去也
聊我的过去,再后来我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看着的因高潮而娇艳的脸,真是
越看越美,因为休息够了,而此时我感觉我的下体似乎又有了擡头之势了,而小
琴也似乎感受到了。她深情望着我羞红着脸说道:「它好像又兴奋了,你还想要
吗」。这一刻我再也忍不住,使劲的挺着下身,使肉棒在小穴里面快速的进出,
很快就发出了好听的唧唧声,而小琴也在我再度的撩拔下兴奋起来,也积极的迎
合着,配合着我的狂欢起来,这一夜,我们直做到我们做不动了才鸣金收兵了。
第二天起身,小琴比往常更美了。与此同时我也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
就是岳母及两个小姨子看我和小琴的眼神似乎较之前有所不同,但究竟哪里有问
题我也说不上来。我是一个思想简单的人,想不明白的问题我也懒得去想了。
照习俗,第三天是走亲访友,也就是到一些亲戚家走动走动,好在小琴家的
亲戚不算太多,大半天就完了,而我们也在晚饭前回到了自己的家,晚餐照例在
欢声笑语中结束。是夜,我和小琴当然少不了翻云覆雨一番了,由于前两夜的充
份开发,她的小穴已经能够适应我的肉棒的进出了。
春来秋去,一转眼间我在这个家里便度了全新的三年了,在这三年里我完全
的融入到了这个家庭里面,在这个我是唯一的男人的家庭里很多时候更开心的是
我。老婆小琴和我的关系一直都非常的好,而岳母及两个小姨子对我更是照顾有
加和言听及从。但我一直都格守着一个家庭男主人的角色。勤劳作,为这个家庭
的生计付出应有的汗水。这期间我学到了很多的东西,而这一年我才二十四岁,
由于长期的劳作令我的身体更为强壮结实。同时我的性欲也越来越强了,白天外
出劳作倒也沒什么,晚上一上床就要和小琴来一次,有时候都是做到做不动了才
睡觉,而小琴也彻底的适应了我的需求。
在经过无数日日夜夜的浇灌之后,小琴在性方面总算是慢慢的放得开了,比
如有时候她无法满足我的时候还会有嘴给我吹一下,或用她胸脯上的玉乳来回的
蹭一下,她的乳房在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抚摸和性爱的滋润,好像已经变大了不少。
总只要我需要,她总会好无怨言的用盡各种方法满足我。这让我倍感幸福。
也深深的爱着这个家。
上一篇:两个姊姊 下一篇:只好強姦我女兒
评论加载中..